用户名
密码
说明:注册并填写您的真实信息,能够帮助医生跟踪了解您的病情,并对预防和治疗提供更有效的建议

hi
清理了 垃圾留言, 升级了验证码规则。
大家好
大家好,祝节日快乐
朱叔叔,您好!张璞
各位同仁: 我新创作了一个电视剧夲在我个人博客上http://blog.sina.com.cn/zhushi1948 .如有意拍摄者可与我联系. 成都市第-人民医院 朱 轼主任医师联系方式 zhushi48@tom.com
大家好
各位同道.同学;你们好' 近来网站管理系统有错,无法上传文章,请大家见谅. 朱 轼 6.29
大家好
>>我要留言<<
您所在的位置->心血管疾病->详细内容
医案教训(2)胸腔“异物”
发布日期:2011-04-13     信息来源:市一医院院刊     作者:朱 轼    浏览次数: 2899 次

医案教训(2)胸腔“异物”(2010-11-10 22:36:06)转载标签: 杂谈 分类: MSN搬家



     九十年代初,我在锦江区人民医院当院长,突然一天下午接到成都军区总医院一个电话,二年前在我们医院做手术的一个年轻人出事了,要求我立即前去.



     另外,他们已派车到华西医院接当初手术主刀的某教授去 我立即坐上医院的面包车朝天回镇总医院赶,好在当年,车少无堵车,很快即到总医院胸外科,华西某教授也赶到,直接到手术室去了。



     原来,这位年轻的巴中人,反复发生右侧自发性气胸,到华西医院就诊。当时,我们正和华西附一院一起搞联合办医,缓解病人看病难,住院难的问题,当时得到卫生部的肯定,称为城市医疗联合体,多方受益。我们内外科也收治了许多来自省内外的危急重病人. 这位病人就是从华西转到我院的,由某教授主刀,接受胸膜肺叶修补术。术中止血使用纱布,术毕清理不全,遗留了一块小纱布在胸腔中,反复引起炎症,咳嗽不断,咯血,多次在当地,华西医院就诊,并作多次CT,考虑炎症,或是包块待诊。



     病人父亲是巴中税务局的一位干部,最终带病人到军区总医院胸外科就诊,胸外科主任给病人做纤支镜,从包块中取出纤维状组织,考虑胸腔异物,做开胸手术探查,取出异物,开胸后,发现纱布粘连很厉害,无法分离。于是请某教授来,一是见证这件事,二是请帮助手术。请我去,当然是谈医药费的垫付,赔付一事。



      当然,这是我们医院出的医疗责任事故,我们要负全责。我估计是某教授主刀做完手术后,交给我们医院医生关胸,收尾,缝合皮肤,我们医生、洗手护士责任心不强,清理器械马虎,造成小纱布遗留在患者体内,给病人及家属造成那么大的痛苦。



      当时,我接手院长一职,由于华西附一院新院长上台,小农意识“肥水不流外人田”, 高坝拦水,不让一个病人转至外院,医疗联合体土崩瓦解,我们这个区医院一下子陷入困境,步履艰难,加之区政府不愿投入, 恨不得区医院自生自灭, 好利用黄金口岸作房地产开发, 医院生存都困难,现又面临巨额赔付,钱从哪里来,当时,我头都大了,一筹莫展。



      某教授到了手术室,一看纱布粘连明显,分离处血肉模糊,对组织损伤大,果断决定,中止分离,切除粘连那块肺组织,几刀下来,就把那异物干净切除,清理胸腔,放置引流管,手术很快结束。他把五千块钱给我们同去的一位外科医生,请我们转交给病人,算是一种补偿。他未与病人家属见面。



      现在,轮到我表态了,我表示,第一,责任在我们医院,我们承担,不关某教授的事,希望病人在军区总医院继续治疗,不进城,即不到华西,也不要到我们医院,我是担心到华西,影响某教授的声誉。到我们医院影响我们医院的声誉,我们这个小医院只能吃补药,不能吃泻药。至于费用,我们该承担的,我们承担。



      第二,问候病人,向他道歉,第二天,我们把转账支票送过来,全力医治,希望病人早日康复。 回到医院后召集科主任及主治医以上医护人员开会, 介绍这件亊的原委, 告诫大家工作中一定要认真负责, 严格按操作程序办, 杜绝类似事情再发生。参加手术的医生和护士心情都很沉重。



      老院长方院长夫妇二人都是五十年代军医大毕业的,他爱人就是军区总医院神经科老主任,住在军区总医院内,他听到这个消息后,每天下班,都先到病房看望病人,然后才回到家,不时从家中熬一些炖品送到病房,他的关心很让病人及家属感动。



      几天后,传来消息,病人右侧胸腔引流管拔管后,肺仍不复张,军区总医院考虑作右侧胸腔人工气胸,让右肺完全闭锁,避免出现加杂感染。听到这消息,我们心情都很沉重,病人年龄那么轻,仅20岁出头,右肺闭锁了,肺功能受影响,今后怎么办?华西某教授也不赞成这种做法,认为加强支持,再观察几天。



      果然,连续输了几个白蛋白,病人右肺完全复张,症状一天天改善,很快就出院了。 出院那天,我带支票去结账,方院长也在,大家心情都很好,谈到病人的治疗、康复一事,病人父亲对方院长十分感激的讲:“你老哥子天天来看,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。”结果,住院各项费用花费不到1万元,也未再提其他赔偿。



      一年后,我调入春熙路老一医院,看到一医院处理纠纷那么难,赔偿那么高,庆幸自己运气好。 2000年为晋升,到新都县中医院锻炼,支医,看到他们处理纠纷也让院长十分头痛,我十分感激方院长,趁年初用明信片写了一张贺卡给他,感谢他在我院长期间给予我的支持。



      不久,他即到医院找到我,又谈到此事,他谦虚的讲:“这件事是我任上发生的,当然我要关心,是应该的。”对于方院长这种坦诚的态度和为人,我们十分敬仰。



      今天,又翻出这些旧事,是我看到医院在党和政府“医保全覆盖”政策的指导下,病人骤然增加,工作量加大,医护人员忙得不可开交,不要忙中出错,给病人带来不必要的痛苦。



       十多年过去了,巴中青年也该结婚生子了,已到中年,遥祝他们一家平安幸福。

[上一篇] | [下一篇] [返回标题列表]
版权所有©朱轼医生   设计制作:彩程数字科技有限公司   ICP备案号 06012395   
您是第4743248位访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