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
密码
说明:注册并填写您的真实信息,能够帮助医生跟踪了解您的病情,并对预防和治疗提供更有效的建议

hi
清理了 垃圾留言, 升级了验证码规则。
大家好
大家好,祝节日快乐
朱叔叔,您好!张璞
各位同仁: 我新创作了一个电视剧夲在我个人博客上http://blog.sina.com.cn/zhushi1948 .如有意拍摄者可与我联系. 成都市第-人民医院 朱 轼主任医师联系方式 zhushi48@tom.com
大家好
各位同道.同学;你们好' 近来网站管理系统有错,无法上传文章,请大家见谅. 朱 轼 6.29
大家好
>>我要留言<<
您所在的位置->心血管疾病->详细内容
医案教训(三)
发布日期:2011-08-15     信息来源:一医院     作者:朱轼    浏览次数: 3601 次

春熙路老医院那些事儿(二) 心研室 朱轼



“两位老主任”,



这两位老主任,一是外科的杨大仲主任,二是内科的马万文主任,二人都是抗日期间从华西坝中央大学医学院毕业的佼佼者,杨大仲的事迹我10月份到洪雅柳江旅游,在当地科技人才石碑走廊中还见到。



       杨大仲主任技术精湛,关键是责任心强。文革中一位刀伤的男青年被送到春熙路急诊室,考虑心包贯通伤,上手术室开胸探查,术中几位年青医生清理心包积血后未见活跃出血,就准备关胸,按常规请示杨主任,杨主任讲,“不忙,病人这么重,怎么无出血呢?”他穿衣上台,仔细查看,发现主动脉根部有一个血痂在搏动,他讲这就是伤口,立即修复。现在病人处于全麻,血压低,伤口不出血,一会术后清醒,血压回升,血就会从伤口中漫出,又出现心包填塞,可能死人。众医生一看,也惊出一身冷汗,立即修补,救了这男青年的一条命。事后,手术参与者闫修原医生(现已退休)对我讲,“我们不得不佩服杨主任。”



      说到这里,我又想到我原在医院所经历的一件事。90年代初,原医院地处闹市区,隔壁一个简阳养马河镇来的小伙子开了一个照相馆。一天来了一对准新郎、准新娘,要拍结婚照(当时还未兴起婚纱照),因价格及服务与小老板发生争执,最后发生肢体接触,准新郎狠狠朝小老板胸前一拳,小老板感到一阵刺痛,一会就过去了。这对准新婚男女到街对面留真相馆拍照去了。事后,这小老板总感到心前区不适,刺痛,即到我所在的医院门诊急诊,由于是星期天,门诊仅一位医生,给他看病,听了心肺未发现异常,又作了心电图,也是正常的,即留下观察。下午2时,小伙子即突然死亡。由于是被打的,很快报案,刑警大队的法医也赶来了,在病房内即做了尸检,发现左胸壁有一个小铁钉大小的刺伤,心包被刺破,心包积血,引起心包填塞致猝死。



      第二天,准新郎来取结婚照即被公安机关抓捕,经审问,这准新郎击打小老板胸壁一拳时,使用了暗器,中指与无名指间夹了一个铁钉,才致对方胸壁心包受损,致于死地。可怜,小老板未赚到钱把命丢了,准新郎才是未进洞房,先进牢房。 当时,如果急诊医生仔细一点,看胸壁有无外伤,如果有,收入外科,外科又遇上杨主任这样经验丰富,责任心强的医生,当即做剖胸探查,心包修复术,也不会发生这样大的悲剧。



      说了外科,说内科,内科马万文主任也是一个学识渊博,工作认真,兢兢业业的学者。据在东大街宿舍的医生讲,每晚马主任的房间灯光是关得最晚的,每天在灯下苦读。我73年-75年在春熙路内科进修期间,马主任每天风雨无阻前来查房,遇上雨天,他手打一把油纸伞,腋下夹一布书包,头发一丝不乱,脚穿一双短筒雨靴,从东大街宿舍经科甲巷侧门步行到内科病房,一路目不斜视,专注地走路,如果脱去中山装,换上一套长袍,就是一位朱自清式的老知识分子形象了。马主任不苟言笑,与人很少交往,除了上班,就是逛书店,经常可以在春熙路外文书店见到他的身影。



       83年我在市三医院进修,当时的内科大主任杜传礼、张廷杰,也是这样手不释卷,走到哪里,手上都有一本书。这些老主任每天查房,不同的专业病区一周一次,既指导医疗、科研,又指导病房管理,所以迫使他们学习,他们也主动读书,挑起这副重担。听这些老主任查房,是一种享受,他们由表及里的分析,触类旁通的引导,我们这些下级医生获益匪浅。



        杨大仲、马万文两位老主任早已作古了,至今我还怀念在春熙路老医院进修学习的日子。两位老主任,如果看到现在有些医生上班上网打游戏,炒股,可能气都气死了。我记得一位老主任讲,“如果一个人无责任心,他不佩当医生,也不要结婚生子,因为社会和家庭都需要有责任心的人。”

[上一篇] | [下一篇] [返回标题列表]
版权所有©朱轼医生   设计制作:彩程数字科技有限公司   ICP备案号 06012395   
您是第4743238位访客